地网天罗。

复键ing,色感也崩了。。。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证明自己没有出坑。。。复键ing

舞台剧真的好棒哦呜呜呜呜。。。

哇盗图吗x…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双方间都有误会吧,要是能平稳解决就好了。

这个时候就很开心小可爱圈子不大赛捷圈子不大不惹事,而且粮多,文很可爱,太太们很可爱很佛系,(当然我比较暴躁x),喜欢上他们真的太好了

希望自己也能更佛系一些…唉上次我不该那么冲动的,毕竟粉丝间争执占用tag是很不好的,看了别人转的文章非常有同感,以后不会占tag吵架或者发牢骚了。

片段】脑补的战斗部分

片段片段:

就很突然想写战斗的场景,这篇大概是个草稿(一小时的产物ora试图去揣测、模拟了打斗的样子。努力去写两人战斗时不同的细节,但好像并不明显x

 

啊成熟的战士真的很难写啊qaq

 

 

 

赛罗部分:

 

警备队几乎派出了全部的队员,新生的战士们也自愿加入进来,但依然没能阻止敌人的前进。

 

或许总有一天这个宇宙会就此崩坏,但赛罗觉得,不是现在。他的耳朵还能听见光弹落在地面上,看见火焰烧红了战士们的身影,闻得到烧焦的土地混着不知是哪个怪兽受伤的血——肯定有牺牲的战士的光粒子,但他努力不去往这些令人难过的方面想。他的手能握拳,脚能撑起来,手镯还有光,他就还有战士的资格,他就是守护这片宇宙的奥特曼。

 

所以要战斗下去……!!

 

匆匆瞥见的银色的利剑闪烁着危险的信号,直觉促使赛罗就地一滚勉强躲开巴巴尔的利剑,本能的拔出头镖护在胸前。先前收到冲击波的影响导致他的感官变得迟钝起来,他差点被刺中计时器了。

 

“咦,居然还能动?”对方见一剑不成便迅步跟上,迅雷之势捷步扑向他,剑尖直至胸口,被赛罗手中头镖全力劈下后也不恼,滑步又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手。

 

太快了,如果继续采取防守的话不仅自己没十足把握不会被偷袭,而且自身的能量也支撑不了多久。赛罗警备着他下次的进攻,战场上还活着的人都是难能可贵的战力,眼下他不可能去呼救——他也不知道警备队还有多少人正活跃着。好在大部分怪兽都以为他在上一轮轰炸中死了,他要对付的人或许只有眼前的家伙。

 

可惜并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他思考了。

 

“看你站着都费力,要不我来帮你躺下?”话音未落,巴巴尔迈步扑向赛罗,黑影一般的压过来。

 

年轻的战士盯着银白利剑的轨迹,侧身躲开后又是全力一劈,却没有意料中划开对方的身体。头镖和硬物碰撞后被轻巧的改变了原本的轨道,扭身转而正面对他的恶魔狞笑着用另一手狠狠劈向他腰侧——疼痛来得过快又过于激烈,他咬牙往后再退一步抵在岩石上先行退出攻击范围,第二把头镖随之掷出堪堪扫过巴巴尔的鼻尖迫使他放弃了第三下的猛冲。

 

“你……什么时候!”这家伙居然在第一下没能击中后迅速起手抬剑挡格了我的攻击?赛罗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背上一阵一阵的冷汗,要是第三下被他扑上来补一记平砍,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是了,战场上不会有人告诉你他们进攻的节奏。巴巴尔揉揉鼻尖,有些惋惜刚才错失的良机:“用你的话来说,就是还早两万年呢,小子。用岩石做掩体?嗯嗯,不得不说你很聪明呢,这里有很多巨石可以藏身。”

 

“但是,没有人告诉过你优势也可以瞬间转变为劣势吗?”他手中迅速挽出漂亮的剑花,灼热而赤红的天空映着一点寒星,一点一点向他逼近,不安的气息弥漫在场地上:“战斗时躲在角落可是会被更容易刺中哦。”

 




捷德部分:

这他当然知道。“多余的话不用你说!”

 

先攻还是后手取决于场地和对手。佩丹星人手中的枪会限制捷德后续的行动,如果不能先行夺走他武器的话,在这个开阔的场地里他无异于佩丹星的训练用靶子。但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奇袭不成功的话,攻守会瞬间被逆转

 

此刻也想不了太多了。

 

“见证吧,冲击!”

 

几乎是眨眼间,蓝色的战士如箭般越了出去。佩丹星人显然早已看破他的战术,手中双枪翻转,从刁钻的角度接连迅速打出几发子弹。

 

狭窄的视野中出现的高速的子弹逼着他压低身体躲开,待他闪到眼前举手成爪想先发制人时,佩丹星人反而嘿嘿一笑,抬腿重重踢在他腿上。

 

疼痛,还是疼痛。他甚至怀疑自己耳边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但紧张感早就先行一步占据他的大脑。机敏形态显然被打了出其不意,身体一歪向烧焦的大地倒去。可对方哪肯放过这个机会,捷德只得凭借着速度的优势连续翻滚着躲开接下来几发子弹。

 

怎,怎么会?被看穿了吗?

 

火力凶猛的压制了过来。被轰炸过后的土地将这位尚不成熟的战士暴露无遗,机敏又是向后连着退了几步拉开距离,几发射向他肩侧的子弹被捷德之爪弹开,冲击力之大震的他手腕隐隐发麻。

 

几乎瞬间就陷入的劣势让他不由得急躁起来,无法靠近就意味着没有能打断对方的可能,如果没有手段威胁到这个射手给自己突袭的机会的话……

 

他咬咬牙,如果自己能保证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毫发无伤的夺走武器,那么胜利的天平就会像他倾斜。考虑场地大小的话,他有自信机敏能在短时间内爆发更快的速度——一个方案在他脑里成型了。捷德握着自己的武器有些颤抖,机会只在转瞬之间。

 

“扩散光雨!”

 

光箭如雨点般密集而下,莹绿色的光线毫不留情的从天直指对方。佩丹星人脸上神色一变,奋力一跃拉开范围,手中熟练换上闪光弹防备机敏的第二次突袭。光箭激起的尘埃迷住他的眼,佩丹星人干脆放弃用视觉去捕捉捷德的动向,黑暗中听觉被无限放大,一时间他似乎能听到泥土重重砸在大地上的声音。

 

有动静,在右边!几乎是感知到的同时他抬手就是一发预备好的闪光弹,机敏蓝色的身影被刺眼的光染成纯白。敏锐捕捉到他发出一声惨叫,接着有什么硬物乒乓落地。佩丹星人滑步向左侧闪过他漫无目的的攻击,紧紧闭眼向后滑步稍微拉大与光的范围,一手摸索着换上平时常用的子弹,毕竟方才自己其实离光源也近,但捷德更近。

=========================================================================

这里说一下,赛罗因为本身体术非常优秀,我就注重描写了他和巴巴尔的对战里“动作”的部分,同时因为赛罗是一个成熟的战士(相对捷德而言在战斗方面他已经很有经验了)他会迅速调整以及通过技能消耗对方,寻找有利地形。

 

“在乱石堆里巴巴尔只能做短距离突进,而且有岩石遮掩的话不用担心他会攻击后背,所以全力防守住前面就好”这个是少爷的思路,当然这个思路最明显的弊端就和巴巴尔说的一样,自己不容易躲。

 

兔子真的帅,也很强。他作为战士的经验使他拥有很快的反应力去分析是怎么受击的,然后下次进行伤害规避。超级厉害w

 

----------------------------------------------------------------------

捷德部分的战斗地点和赛罗不一样,而且捷德比起赛罗在体术上我个人设定是弱于兔子的,所以比起“动作”部分,小可爱更注重如何“利用自己不同形态的优势有针对性的击败敌人”。

 

所以我在捷德部分用了较多篇幅去描述他的想法,怎么去赢。用机敏是因为速度快,但佩丹星人的第一下能做反击也是利用了机敏的弱点——速度越快,人会专注于盯着的目标,导致视野狭窄(呃虽然是这个理但太近的目标是不会暴露这个缺点的。跑得越远,高速移动的时间越长,就会出现这个情况)。

 

片段里“狭窄的视野里高速的子弹”也是体现了机敏的另一个特性。因为子弹打过来的时候相对于机敏而言会更快,就像两辆快撞上的火车(相对速度),所以并没有特意削弱机敏……qaq虽然这个鳖我也不想喂给他。

 

光雨连接后续的突袭,这个估计都看得出x然后凭声音能分辨小可爱位置纯粹是想把对手写的强一些。至于最后,捷德被闪光弹暴盲了x

 

总体上捷德的战斗(个人偏好)是运用不同形态去对付敌人,而且会用各种技巧。光雨加突袭其实有些不道德(大概),我个人设计的时候觉得其他奥应该会更正大光明一点,但小陆毕竟保有贝老黑的基因,战斗方法多变嘛x缺点是体术不行(个人)缺乏即时分析能力(这个是我个人添加的,因为想更加区别一下两人x,别当真啊

 

啰啰嗦嗦了一大堆,大概就是想开个坑写写警备队和怪兽的故事x


摸鱼,在画小天使…maya越画越觉得,太社保了,那个花纹,怎么这么社情。后藤设计的皮套放平时是帅,然后莫名的拿起笔就觉得这个,太,太,太色气了…黑色花纹和红色花纹,prprprpr…反正,想太阳🌞(住手

【赛捷】喝酒只在成人后(完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赛罗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的捷德,伸手拍拍他的脸“醒了就起来吧。”

 


“没醒。”很果断的闭眼,“赛罗哥哥你手好冷,别碰我。”

 


…………果然喝了酒以后只有三岁吗?!连带着整个奥也冷淡起来了呢!(??where

 

 

塞罗有些头疼的看着疑似气鼓鼓的团子捷,长时间躺沙发显然让捷德不舒服了,于是这个大团开始翻来覆去试图找一个舒服些的姿势,但无一不是被擦到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大概在这么下去自己快变得和老爹一样啰嗦了,赛罗伸手让捷德靠在他胸前,期间各种威逼利诱试图说服他去银十字都被这个意外倔强的小战士以各种理由驳回,怕不是提前体会了一把父亲的艰辛。

 


保险起见还是轻轻抱了他往自己房间走。赛罗歪着兔耳思索着有没有多余的枕头,而怀里的捷德又开始自娱自乐一般哼起小调,赛罗偏高的体温让他不适应的抽出了手臂,小腿一晃一晃的在空中随着对方的步子小幅度的摇着。

 

 

你倒是悠闲了啊。看着捷德满足的打了酒嗝,赛罗莫名有些羡慕。看着自家后辈瘫软得像只午后晒太阳的猫一般安静的任人摆弄,也终是没舍得叫醒他,埋在他柔软的肩窝里满足的吸一大口。

 


印象里人类在庆祝节日的时候会喝些酒。光之国的战士是不过节的。赛罗有时试图回忆一下小时候过节的样子,但慢慢的故事总是被带歪到什么超银河危机,怪兽墓场,暗黑天王,暗黑普洛斯什么什么的。他明白自己身为奥特一族最年轻的战士身上的责任,哪怕他的脚步曾是那么轻盈,如今那些职责早变成一份相当的重量让他渐渐感到喘不过气。

 


他也一点一点变成强者,越来越多期望的眼神注视着这道年轻的光。

 


只是过分的期望是会压死人的,光不可能永恒的耀眼。夜深时赛罗会站到高处远远的注视黯淡的等离子塔,他不是神,也会累,只是那些目光实在太过炽热,哪怕再难他依旧会为了那些需要保护的人而战。

 


这其中包括捷德——靠,刚开始的打斗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赛罗放下奥以后没急着出去,放轻动作开始翻箱倒柜找枕头。就这架势估计晚上捷德得睡在这了,对他而言倒是巴不得多点时间和这个平日里深居简出的宅团相处相处。

 


大概是因为自己是各种意义上第一个对捷德伸出手的奥,无法对他放任不管。

 


一次次的出手相助后这位青涩的后辈也总算成长了起来,现在捷德活跃在宇宙和地球帮助AIB维持秩序,总是一人行动。或许是生长环境不同的原因,不同于光之国严厉的前辈们或同属光之国尊敬他的后辈们,这位对自己的遭遇总是分外沉默的年轻人对于赛罗而言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尽管他也疑惑为什么自己偏偏对他上了心。

 


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赛罗翻出枕头试图拍醒迷迷糊糊的捷德,顺手给老爹发签名说明情况。“至少换一个软一些的枕头?”

 


“什……?你居然……?假的赛罗哥哥吗?”

 


“啊啊吵死了!我好歹也会照顾人的好嘛。”

 


因为不一样,所以捷德才能去发现那些光照不到角落。小陆才不是不读空气的笨蛋,太多时候他比别的奥更能体会属于人类的负面的情感,也能体谅作为战士小小的心酸。赛罗想起有次他从怪兽墓场回来浑身大大小小的光粒子星屑似的飘散,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银十字的床上,身边老爹累趴在床边,捷德莹蓝色的眼睛安静的看向他。短暂的沉默后把赛罗拥入怀里,放任这位疲惫的战士靠在颈窝间汲取着自己的温暖,用力握紧他的手。

 


好像就那次以后吧,自己每次很累的时候就会要求抱一会儿捷德,简直就是充电宝嘛!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爽过吸大麻!(没有

 


床上的充电宝被塞在棉被芯里,只露出脑袋。捷德身上的伤口让他只能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赛罗:“赛文叔叔今晚不回家吧?”

 


老爹你是做了什么吓到他了……“回啊,别慌,老爹人特好,就是看着凶。”

 


“不那个……”捷德挣扎了一下,深呼吸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别那么紧张,“刚才他带我回来的时候嘴里说要吉普车压一压……”

 


“赛式训练,没事的捷德一点也不难。”赛罗努力压住翘起的嘴角,“我也可以帮忙!比如我来开车让老爹来指挥什么的……”

 


“……!!!!!魔鬼吗!!”





============================================= 

“老爹,咱们家的厨房之力,借我一用!”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不等等等,赛罗要下厨房吗?赛文压下满肚子的疑惑,匆匆和雷欧阿斯特拉道别以后用最快速度往家里赶。天知道上次他们爷俩坐在一起好好吃饭是多少年前,印象里他们太习惯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坐到餐桌前反而让他不习惯。

 


别是炸厨房就好。

 


赛罗的厨艺他曾有幸领会,光之国的战士其实并不需要通过食物来获得能量,但一顿可口的料理确实能让奥获得不小的满足感。自赛罗从地球回来以后便一直对留美奈的手艺念念不忘,便瞒着赛文开始第一次下厨。虽然结果很恶魔妈妈摸妹妹emmmmmm,但儿子有这份心赛文一口烧糊的米饭咽下一边在心里差点飙泪————

 


不知道是难吃的飙泪还是感动的飙泪,估计二者皆有之。

 


说白了,成为警备队的一员意为着随时需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换言之,战斗到死的准备,说不定哪天就会孤独的死去。在那些忙碌的时光里一切来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等赛文回头慢慢思考该怎样与儿子好好弥补落下的父子关系时,那位曾幼小而不羁的少年早已在他所不知道的时间里成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一位成熟的,可以与他一起站在前线成为守护者的战士。

 


那些细腻的心思似乎来不及表露就只能匆匆放下,留下的大大小小的自责和愧疚曾今让这位“不合格”的父亲有过一段不短的迷茫。毕竟赛罗是他的骨他的肉,若是真的因为自己以前所强压给他的一切导致父子间的疏离,赛文大概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但好在他们父子从未互相离开过。赛文明白自己有个家,而家里虽然不一定有赛罗这个人,但他房间里的东西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每次听到什么星球上有什么特产他也会嘴上说着“不能溺爱”云云,手里早就选好了赛罗爱吃的口味;赛罗偶尔回家虽然一脸倦容,但还总记得撑着眼皮等自己回来。血缘的羁绊之力早就在不经意间链接了他俩,那些心照不宣的默契怕是无数个两万年都抹不掉。

 


你就是嘴硬。泰罗有次晃晃手里的马克杯,懒洋洋的享受着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比你冰斧还硬的那种。

 


赛文下意识摸摸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金古桥,老父亲突然心累,表示急需回家充电,嗯虽然饭不能吃但是能见到赛罗还是很开心的。

 


所以当这位身经百战的战士期待的搓手手小心的推开门,预想之中的鸡飞狗跳的场景意外的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捷德披着毛毯盯着赛罗准备切菜,听到门口的动静后不经意间抖了抖。身边的兔子发现了他的怯意后一手搂过他肩膀安抚着,一边和好久不见的老爹打起招呼:“老爹辛苦了,捷德今晚留饭没事吧?”

 


啊呀瞬间计时器就满蓝了呢。

 


“没事,我不介意。捷德你酒醒了?”赛文笑着解下披风,“就是你们别介意,我也来帮把手吧。”

 


看来并不是每个人注定只能怀抱着自己的孤独。

 



后记:

“捷德你成年了吗?”

 

“早就成年了啊?”

 

“哦哦……不是说人类年龄啦!作为奥你还是不能喝酒的。”

 

“是呢w换算成人类年龄的话我可比你大,赛罗弟弟”

 

“啊啊无路赛无路赛!!”








很仓促的产物…写到后来发现和标题没有太大关系了orz。自我脑补了很多片段,人物ooc严重,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想写一个很强但是不是万能的也会累的少爷和一个阳光的,温柔包容着恶意的小可爱,但好像写出来发现有点偏了qaq,啊这样比较正经的文果然让人苦手啊n。

 

新年也想要吸小可爱呜呜呜呜呜!!!!!


【赛捷】喝酒只在成人后(片段

设定捷德在宇宙中可以一直保持origin,但不能保持其他的形态太长时间。光之国居民对于捷德并没有太大敌意,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芥蒂,不会主动去找麻烦,睁一眼闭一眼。

 

两人成年(大概

 

人物属于yg, ooc属于我。

片段,应该还有一半x先发一半吧

 

 

“塞罗,你赶紧回家,捷德在沙发上。”

 

塞罗半路上收了这条签名,后半句的信息量太大以至于他有半秒钟忘了怎么飞,这啥这啥这啥,赛少的兔脑袋上凭空都能出几个大问号,稀里糊涂的回光之国去了。

 

赛罗没有想过捷德喝醉的时候,更没想过老爹居然会把自己叫去照顾人。等他用最快速度飞回家时,赛文已经不在了,留下一张字条就匆匆离开。

 

 

 

罪魁祸首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咂咂嘴睡得特别香。

 

捷德区起腿抱着手臂,成功的把自己裹成一个毛茸茸的大团子。迷迷糊糊间感受到似乎有光进来,捷德不满的把自己几乎整个奥缩进了柔软的毯子里。

 

几乎是撞开门的同时,赛罗压低了自己的喘息声。一路上他想象过无数个惨烈的场景心里做足的准备都打了水漂,自家的晚辈安分的蜷缩在毛毯里要多无害就多无害。

 

靠,分明上次的时候闹得星云庄屋顶都掀了。

 

不清醒间捷德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努力起来无果后,年轻的战士最后顺从了身体里各个部分传来的酸软无力的信号,再窝着一会儿。赛罗摇头撕了没什么用的字条,眼下反正他也只是睡着,没必要像老爹叮嘱的那样强制他起来,尽管房间里朗姆的味道很重。他边猜测着这次捷德会睡多久,还是走到快落灰的厨房接了一杯冷水以防万一。

 

虽说自己已经成年了,但捷德多大啊。

 

莫名跳出的问题。赛罗没问过捷德,毕竟属于他的记忆永远开始在自己降临在地球的那一刻,而有些人则化作流星去了不知道的角落,太多关于身世的问题在立场上根本不允许捷德去好奇,而到如今早已无人提及。赛罗依稀记得有次捷德是问过的,但哪怕他和贝利亚交手过这么多年,对贝利亚的认知也不深。

 

唯一还有点印象的是捷德听到回答后强撑的笑容,苦涩的让赛罗很想抱抱他。

 

所以爹都是混蛋,而贝利亚估计是混蛋中比他爹还混的那个。

 

赛罗发了条签名回复赛文,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引得他抬头看见捷德不舒服的翻了个身,赛罗以为他要醒,贴心的拉开了被体温捂热的毛毯。

 

和想象中一样炽热的身体,唯一有些许出入的地方大概是那些伤口,没有划伤皮肤,却青一块紫一块得附在捷德黑与红的花纹上。

 

“冷……”酒后的捷三岁不满地瞪着眼前的前辈,泛酸的手臂却没什么抬起来的力气。路上顺手帮助了不知名行星的居民,结果因为外貌问题反而被赶跑了。这类事情并不新鲜,贝利亚几乎把半个宇宙都得罪了个遍,恨他的人恨不得把他老爸从墓场里挖出来再打个上百回,而至死忠诚与他的人则在变着法子想继续复活他。但两类中都有讨厌捷德的就是了,本来捷德也就是做好了被人口水淹死的觉悟继续去战斗的,只是他远远低估了人的恶意。

 

“你打架了?”

 

“防御!别总那样……那样……那样看着我,也别这样问”

 

由此产生的,那些无处安放的苦毒,光不理解。

 

可他无比庆幸赛罗依旧会选择站在自己这边。

 

赛罗眼神严肃,听完话心里又是涌上一阵难过,想抱抱他,而他的身体也确实这么做了。手臂环着比自己瘦削的肩,他放轻力道生怕压到没看见的伤口,一手安抚着捷德柔软的背鳍,放任他带着酒气的呼吸靠在肩头。“行,那还有其他伤口吗?你怎么不告诉我,或者告诉老爹也成啊,严重的话我背你去银十字看看?”

 

他确实不理解,捷德也从不细说。自两人在一起后赛罗曾经和红莲镜子他们抱怨过,在他看来捷德几乎闭口不谈那天在黑洞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也很少提及出任务时或者巡逻时收到的排挤和欺凌,在少的可怜的会面中赛罗总能发现他身上新的伤口和不经意间流露的落寞。

 

怎么以前没看出他是这个性子呢。赛罗压下不满,他当然相信捷德不会去惹事,而是气捷德“总是害怕给别人带来麻烦”这种性格,他又不是诺亚,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明白。

(未完)

想了想还是打了单人和cp tag,奥特曼和赛罗tag底下人太多了,真的不敢打orz

还是产粮舔舔我家小可爱和我家cp吧,最后一集有个地方看的特别激动,什么时候小可爱口气也变得和赛罗那么像了啊hhhh“我是捷德奥特曼da”那句看的蛮开心的,唯一不同的是第一次出场时赛罗可以很自豪的说自己时赛文的儿子,而捷德怕是以后都没机会提起贝老黑了吧,殿下辛苦了。

这篇文里赛文和赛罗的关系很好的!!就是想写写依旧有些叛逆的但是内心超级在乎赛文的兔子,毕竟我想早年赛文不认兔子多少也让兔子有点在意。。。中间那段希望没有影响到大家的感官qaq。


diss的人好多哦(。

污染tag的人真的到哪里都有欸(。看着真tm糟心。一放假什么人都有。

感觉好像有新粮了结果点进去和吃了屎一样难受。。。ball ball那些黑放过捷德好吗,黑角色真的很膈应人而且你大把垃圾给谁看呢。这个tag
是公开的,你这行为放其他圈子里早就挂起来婊了,也就奥圈小一点。粉就看着你们dissdiss也没动手,但真tm憋屈。

每次都要被带节奏也就他一个奥了吧。心寒

舞台剧真的太好了

真的他们超级好呜呜呜,抒情那段胜利冲上来的时候是有回头看向捷德再打加拉特隆的,艾克斯被击倒时也往欧布和捷德那里看着然后继续战斗着的。呜呜呜,哥哥们真的太好了。






小可爱打架前摆战斗pose,然后我总想到小猫爪…可爱;然后小陆的配音也可爱!!少年气息max!!!!“你的军团已经被消灭了,这样你就没法继续攻击了吧”啊真的,捂心口,太可爱了完全就是少年的感觉啊呜呜呜,妈妈粉深感欣慰!!!!被可爱的晕乎乎了。还有一开始小可爱来一句“回到你自己的星球去!”,本来应该很凶的结果wwww声音太少年了根本没有压迫力好吗!wwwwwwwwww太可爱了吧,呜呜呜。






最后赛捷一大口糖,呜呜呜呜呜呜呜谢谢圆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的,谢谢,塞罗一直是个很温柔的哥哥啊qaqqqqq一直有在关注着捷德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会马上来救你的,呜呜怎么这么撩的,一种“捷德啊我是你的后背”的即视感。语无伦次了我呜呜呜,靠着这口糖我能吃一年!!! 新生代的羁绊无敌无敌,捷德啊一起和哥哥们战斗吧。





这次看到凯桑冲过来真的超级暖,凯桑也一直看着这位后辈,及时扶正他吧,呜呜呜真的, 最后把小可爱推开自己挡枪,然后在小可爱面前倒下,凯桑…哥哥们…那段配合bgm真的看得眼泪转转转,最后捷德撑起来努力想要打败,无论如何都想打到加拉特隆那段真的没忍住暂停缓缓情绪……还好是he,qaq,真的新生代太好了

然后就是,谢谢字幕组!!能看到这么棒的舞台剧真的太好了!!!

【赛捷】双人限定(日常向小段子)

Rt,就是想写写两人相处的日常

 

设定都是成年,恋人关系

 

 

 

 

 

在杯面和漫画之间做决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捷德已经在货架间晃了不下十个回合了。

 

 

当赛罗推着满满当当的手提车打算叫上捷德去结帐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家伙在超市里压根就是理性蒸发ex,远着喊他不会听的。

 

 

有种被无视的感觉。赛罗擅自得出结论后有些挫败。 

 

 

捷德平日里大多数时候听前辈的比较多,也算是改了以前在地球上的性子。但本质还是个倔强而固执的19岁小鬼罢了。深知自家恋人纠结起来怕不是比欧布还过分,赛罗只能走近后伸手戳戳他脸:“快决定吧。”

 

 

“嗯好…诶诶?赛罗哥哥买完了吗?”捷德回神被吓了一跳,又看着赛罗没有恶意反而把脸蹭上去。

 

 

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与柔软。赛罗笑着捏捏他的脸,嗯最近估计是缺乏锻炼的原因,脸又胖了,感觉手感比上一次更好了。在意料之内被赏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后,年轻而倔强的勇士果断换上双手开始蹂躏恋人的小肚子。

 

“别选那些垃圾食品,”他想了想,补上了理由“健康重要。”

 

虽然你说的对但,但,这听起来怎么感觉你辈分不对了啊!自知不占道理,捷德脸上红了红。挣扎无果后只得放轻力道,拍了拍这个拿自己发泄不满的幼稚鬼 “对对我知道……但杯面很美味的!”

 

 

 

“那又不是你贪嘴的理由。”对捷德的反应非常满意,赛罗终于放过了他的腰,乘人不注意时偷偷亲一口脸,“何况最近你重了挺多。”

 

 

“你!我……!这个是大众场合你少来,还有我还在长身体!!”碍于周围一些或不解或暧昧的目光,捷德惊呼一声后压低了声音,紧张的环顾四周。说起来最近又没体检过,体重怎么量出来的!

 

差点按捺不住暴起打人的欲望,他只是可能,大概,也许,比以前重一点!

 

“我亲自抱过所以不会错的。”心情大好,赛罗笑眯眯地看着自家恋人一瞬间熟透的脸,想着再欺负下去怕是他今天恨不得找地洞钻,年轻的战士松开手,选了看上去比较健康的一包丢回车里“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啊…可你,刚才不是还说我胖了吗?真的没关系吗这样放纵我?”捷德掂量着杯面有些犹豫。太奇怪了吧,这个转变。而且如果赛罗哥哥觉得沉的话自己下个月更克制一些吧? 

 

 

“所以说是限定啊限定,好好享受吧~”

 

 

“什…就一杯啊!”果然什么心软都是骗人的?

 

 

“比没有强啊。”赛罗伸手捉过恋人的手腕吻了吻,眯眼笑着注视着他无措的脸,“何况运动能减重,这次就双管齐下吧。”

 

 

“当然,是属于你与我之间独有的秘术哦。”

 

 

“什么啊你……”

 

 

 

 

 

 

 

 

心跳都要漏拍了。